1名医生20名护士 中国大陆唯一植物人托养机构开

  穿过荒山树林和一片工地,在即将进入一个有着滑雪场和采摘园的村子前拐弯,就能看见机构的院门。门口没有牌子,疫情期间大门关闭,路口设置着登记的检测点,黄色的土墙打开一条口子算是临时的出入口。

  机构开设的前三年,相久大都在赔钱。到了2017年,收到16个患者时,旧址住不下了。这个偏远山上的房子还容易停电,他下决心搬走。目前这所房子的房租每年五十多万,改造花了200万,在饱和的情况下能接收33位患者。

  延生托养中心每月收费是7500元,而如果放在医院ICU,一天的费用通常高达6000元。而植物人前期的治疗费用很昂贵,大多数病人家里都负债累累。

  这是一处500平方米的平房,一个巨大开间,原本是个保安公司的训练场,现在被分为三个病区,每个病区大约10张床位,病房里有着和ICU病房一样的装置配备,和普通医院不同的是,在严肃的蓝白色调之间挂了一些色调明朗的画,还有护士们笑容满面的照片。

  “愿意投入精力的医生很少,因为治疗难度太大,医生很难在这个治疗过程中有正向的激励反馈,很多医生尝试之后就离开了这个领域。”何江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据相关研究者的估算,中国每年新增植物人7万~10万,目前植物人病患人数为30万~50万,但数据缺乏系统性的统计和更新。基于费用高昂等因素,很多植物人无法在医院长久救治,患者家属选择将其带回家,但很快会因为护理不周全而导致植物人生命终结。

  此前,相久大琢磨,自己是否可以注册一个植物人专项慈善基金,也始终未果。他给一些较大的慈善基金发过邮件,几乎没有收到反馈。

  最初,他认为根据自己积累的资源,患者可由周围的医生推荐,同时他也运营微博,以做推广。但机构开了一年半,只有医生朋友推荐来的一位患者。后来他才知道,大家会顾虑介绍患者如果出现问题,可能会被家属追责。

  在医学圈内部,对植物人的研究和关注也存在争议。很多人认为,神经外科医生应该做手术救命,而“植物人”已经没有救治可能,是浪费时间。“现在临床科室医生最有竞争力,其次是辅助科室的,做安宁疗护的在很多人看来是其他的干不了、能力不行的。”相久大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外伤、脑卒中和缺血缺氧性脑病,是导致患者成为植物人三种典型原因。车祸等外伤是占比最高的;脑血管病、脑出血等便属于脑卒中的问题;而人完全缺血缺氧6分钟,通常就会导致变成植物人状态,比如煤气中毒、手术导致的麻醉意外、溺水等等都有可能。

  解放军总院第七医学中心神经外科主任何江弘,从1996年开始从事植物人的医学研究。在他的统计中,植物人如果在家养护,平均的存活时间是三到四个月,如果有专门的养护机构照料,平均寿命能达到一年到两年。相久大的目标,就是让在这里的植物人存活时间尽可能延长。

  在解放军总院第七医学中心神经外科主任何江弘的统计中,一个植物人在医院首年的治疗费用在50万至100万之间,后面的维持治疗每年花费为10万至20万。

  相久大曾经是密云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医生,从业二十多年后,在2015年离职前,相久大已经是密云区人民医院门诊部外科主任。但看着更年轻的同事都是研究生和博士学历,压力就大起来,也是为考虑今后的发展空间,他离开医院,植物人的托养成为他创业的方向。

  如今,他已经投入500万元左右,其中160万来自于卖房所得,其他的来自借贷。今年春天,延生托养中心达到收支平衡,并有了一些盈余。

  延生托养中心里,如今有30位植物人患者,平时的运转靠20位护士打理。他们在三个病区值班,每个病区两人,分白班和夜班,四天轮换一次。每天在固定时间给植物人打鼻饲喂食——五次流食,一次牛奶,中间也会加水。

  83岁的孙英就躺在一张病床上,只剩下一副骨架,双臂环抱在胸前,永远也展不开。她已经在这里住院三年半,是这里存活时间最长的植物人。她的儿子和儿媳妇可以通过远程摄像头观看老人实时的状况。两个儿子带着各自的家人每周轮流来看看她,他们跟她讲话,但她不会有任何反应。

  2014年,在经历了艰难的选址后,相久大开始办理经营执照。他每天一早就出现在密云区民政局,申请养老院执照,但两个多月过去,仍然无法办理。他被告知,养老的范围是符合相关规定的老人,而植物人在养老体系没有相关技术支撑和明文规范。此外,开设养老院还需要有绿地、健身房、阅览室、无障碍设施、标准食堂、高级别消防等等硬件。

  这里的患者,有时眼神会追随声响或者人影移动,也有睡眠觉醒周期,能打喷嚏、打哈欠,甚至会呕吐。医学上对植物人的定义是,完全丧失认知能力,没有任何主动活动,留下的是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能量代谢能力,而且这种状况是不可逆的。

  这里是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唯一一家专门接收植物人的托养机构,名叫北京密云延生残疾人托养扶助中心(下简称“延生托养中心”),坐落在密云城区东南方向6公里的村子里。

  延生托养中心在创立后至今的五年里,仍然缺少业内人士和政府部门的关注,其背后是更为复杂而难以调和的资源分配问题。

  目前,中国医学界对植物人的研究和养护都严重不足。何江弘所在的解放军总院第七医学中心,从2011年起开始专门的植物人促醒研究,在全国已经算是领先的,每年能够治疗40~50例植物人。

  今年2月份,北京市民政局下发《关于印发北京市老年人能力综合评估工作指引的通知》,规定“植物状态或患有终末期恶性肿瘤等慢性疾病,需长期医疗护理的”,可直接评定为“重度失能”,而按照2019年10月实施的《北京市老年人养老服务补贴津贴管理实施办法》,“符合失能老年人护理补贴的重度失能老年人,将领取每人每月600元”。

  植物人在医学专业上的定义为意识障碍患者,一部分存在“最小意识状态”或者“微意识状态”,在接受神经调控手术、磁电刺激等治疗后,有苏醒的可能性,而大部分处于“持续植物状态”的患者,是难以被唤醒的。

  相久大是这里的创始人,也是唯一的医生。2015年3月8日,机构刚创立时,选址在更偏僻的山里,下了公交车还要走上好几里路。头三年,只收治了三个植物人,其中一个因为心脏骤停成为植物人,被送来这里后存活了三个月零三天,在一次排便翻身时,忽然断了气。

  延生托养中心按照一个病区6个护士进行配备,加两个护士长,现在一共需要20人。这里的年轻护士,大多是刚从护校毕业的学生,2015年最初招来的7个,现在一个也没留下。

  而照料植物人需要备有制氧机、监护仪、血氧夹子等等,还要学会吸痰。这些器械很昂贵,照料技术也很难学。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曲阜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曲阜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曲阜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站发布的所有信息均不收取任何费用如遇到任何以本网站名义收取费用的情况请向山东省政府办公厅纪检部门举报

上一篇:2019年全国法院共受理涉植物新品种纠纷案件38件
下一篇:科学家揭示植物根际微生物的稀缺资源争夺战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小长假植物园活动精彩纷呈
服务热线

http://www.historyt-shirts.com

cc彩票,cc彩票平台,cc彩票官网,cc彩票开户,cc彩票注册,cc彩票投注,cc彩票登录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